- N +

败坏之先,人心骄傲;尊荣以前,必有谦卑

  一滴墨汁落在一杯清水里,这杯水立即变色,不能喝了;一滴墨汁融在大海里,大海依然是蔚蓝色的大海。为什么?因为两者的肚量不一样。不熟的麦穗直刺刺地向上挺着,成熟的麦穗低垂着头。为什么?因为两者的份量不一样。宽容别人,就是肚量;谦卑自己,就是份量;合起来,就是一个人的质量。

  我们在一生中都会有诸如贪婪,嫉妒,恼怒,诡诈,淫欲,焦躁等的罪,并且后悔自责。然而我们常常忽略我们里面更大的罪,就是骄傲与自义。在日常生活中,我们常常以自己为中心,从自己的角度和利益为出发点,很少将心比心,反省这些角度和出发点对错与否。结果,我们眼中常常看见别人的罪和错,总自认为“世人皆醉吾独醒”、“我自将心向明月,奈何明月照沟渠”。骄傲和自义如同网罗,把人缠绕其中,无法自拔,甚至深陷其中而不自知。结果我们总是自我称义,看见别人的”刺“,却看不见自己“眼中的梁木”。这实在是我们的困境。

  这骄傲和自义的根源在于人违背神的禁令吃了智慧树上的果子,人因此想和神一样有智慧,能够分辨善恶。很可悲的是人其实并没有那样的能力。如果人能够意识到自己没有能力倒也罢了,可是人偏偏认为自己有那样的能力。结果许多人就跳出来“替天行道”....神只能摇头说:“你以为你代表正义吗?让我来告诉你事情的真相。" 在圣经价值观里面寻求自由,就像有交通规则制约之下的自由交通,其中本有神美意。然而人宁愿“替天行道”做负功,而不愿沉默而谦卑地遵行神之道。

  从骄傲和自义中解救出来需要“依靠神,学习谦卑”。谦卑是不以自己的成就为荣耀和满足,也不以自己所拥有的一切被造之物为依靠,学习单单依靠神的怜悯。没有一个被造之物的荣耀是能永存于世,也没有任何一个被造之物能成为我们永远的盼望:它们都会成为过去。“败坏之先,人心骄傲;尊荣以前,必有谦卑。”这尊荣不是以世俗的标准来衡量的。最高深且最有益的学问就是对自己具有正确的认识和低微的身段。大智和有德的人常常自视若无,却当思想他人的长处与好处。

  谦卑是诚实地看待自己并真诚地尊重他人,不把自己凌驾于他人之上。有时,甚至属灵的得着(例如对于真理的看见或经历)会使我们更加骄傲,得着基督使我们更加骄傲和自义。一个内心真正谦卑的人,方才懂得人人平等的真意,于是他的谦卑成为他自信的根源。谦卑,就是对自我和他人关系的合宜认知。谦卑使我们在强者面前不卑不亢,落落大方;在弱者面前谦和温柔,与人无伤。

  在这个推崇个性张扬、自我表现的时代,谦卑这种美德仿佛已不再像过去的世代那样被人所赞赏。谦卑是一个害羞而纯洁的少女,刻意不让人看到她的真貌。然而谦卑又是一切美德之源。没有谦卑,所有的美德就成为了骄傲和自义的外衣,成为心灵与心灵间的藩篱。谦卑,唯有它能让我们懂得放下一切虚浮,去追求生命里真实的尊荣。

返回列表
上一篇:上一篇:电动车的钥匙丢了,没有钥匙的情况下,能配锁
下一篇:下一篇:没有了